淫乱聚会

    时间:2018-09-18 某市长别墅,此时正举办着一个淫乱集会,席间唯一的男人就是本市市长,同样光着身子的有检察院长林一苒,公安局长何艳等市内女高干。 五十左右的男子坐在沙发上,周围被几个赤裸的女子包围着,长髮飘飘的女人跪在地上抓住软如死蛇的鸡巴,张开珠唇舔着咬着。虽然鸡巴没有驳起,但快感还是接二连三的冲击着市长的大脑,「哦,张秘书你的嘴越来越甜了。」皱巴巴的手指也不闲着,捅入正在喝酒的女人肉穴里搅和着。 饮酒的女人放下酒杯,妩媚的浪哼起来:「哎哟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市长不要嘛。」同时人也贴在市长的侧身上,豪放的双乳磨蹭着鬆弛的肌肉。顺着市长那粗粗的手指女人的肉穴流出浪水,市长才满意的抽出手指放入嘴巴舔着女人的臊液。 享受完后老色鬼吧嗒下嘴唇,「刘经理的玉泉味道不错,东街那开发区就交给你了。」 听到市长的许诺,刘经理抱住老头狠狠的香了一嘴,在老脸上留下一个艳红的唇印,「亲爱的市长,你真好。」吃着鸡巴的女人见刘经理得到好处了,也不落后,大口大口的吮着鸡巴。 感受到张秘书的急劲,市长明白了几分,拍了下张秘书狂动的脑袋,「小张你的事我也考虑过了,过几天就安排你做办公室主任。」 张秘书欣喜的含着鸡巴点头表示谢意,一双媚眼眨巴眨巴送着风情。见两人都有好处了,其余三个妇女就按耐不住了,放下手里的美酒佳餚纷纷围拢过来。此时市长拍拍手,从大门外走进一名兔装少女,手里捧着一个盘子。 少女进来后,市长不怀好意的笑道:「小张,你停下来,跟林院长她们站一起。」听到市长的吩咐,张秘书放下不见起色的鸡巴走到队伍中间。市长的色眼审视着眼前这五名中年妇女,她们都是有丈夫和家庭的,在外面她们总是那么高傲,如今在自己面前却是这么淫蕩。 市长想到这喝了口酒定了下神说道:「我们来玩个游戏。」 五女听了老鬼又要玩花样,为了好处都应声道:「好啊!不知道玩什么。」 市长阴笑道:「玩强姦游戏。」 对此五女都以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市长那死蛇样的鸡巴。她们那副神态都似乎在说:「玩强姦?你行么?」面对现实,却还有人睁眼说瞎话:「好主意呀,市长等会别把我的小穴弄坏了,要不回家老公要骂的。」 市长看了看拍马屁者,是文工团长李月娥,暗骂一句:「骚蹄子、明明看见老子的鸡巴不能硬起来,还说风凉话。」不知道拍到马腿上了,李月娥还继续搔首弄姿扭着她那肥硕的屁股。 市长说:「不是我,是我安排的几个人。」 五位有头面的女人知道有外人都异口同声道:「市长这不好吧,这样闹要是他们说出去的话……」 市长摆摆手,微笑着走到兔女郎身边,从托盘里拿出一个面具带好,「带上面具就不怕了。」 「这?」 五女还在犹豫时,市长坐回沙发后狞笑宣布:「轮姦倒记时开始,三分钟后那些男人就会出现,还有,谁表现最好,西街开发计划就给谁。」想着要出现陌生人,五女只好跑到兔女郎面前拿起面具带上。 三分钟到了,五女心绪不宁的望着那将出来人的门口。随着「砰」的一声撞门声后,鱼贯窜入七八个赤身裸体的男人,并且每个人的鸡巴都朝天竖立。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冲进来的男孩们如狼般朝女人扑了过去。很快就有人逮到一个猎物按倒在了地上,而那个被扑倒的就是张秘书。 因彼此都赤裸着,雄性的物体又已那么坚硬,就在肥厚的阴唇周围走了一圈后,便迫不及待的将阴茎捅了进去。随即张秘书「啊……」的哼哼起来。 接着就是林院长了,这些赤裸的少年凶悍的样子还真把她给吓着乐,吓得她转身就跑。刚跑两步,她就被人从背后抱住了。随着那人的冲力,林院长跟着男人一起倒在地上,顿时疼得她龇牙咧嘴。还未等她缓过气来,骑在屁股上的少年抬起她的大腿,年轻的阴茎轻鬆的由后面倒插进肉穴中。 身边的惨叫令林院长转头望去,只见刘经理「啊……救命啊!……」的嗷嗷惨叫。而且她不光是声音凄惨,连面具上都有眼泪流了出来,真像被强姦。 对!想起强姦,老头子说过,谁最象被强姦谁就有西街的开发权。 终于明白道理后林院长猛的拱起屁股,身上的男人差点被掀了下来。然后她往前爬着,男人跟着。林院长就这样肉穴含着甩不掉的阴茎往前爬着,嘴里也大喊起来:「放开我、不要插我、不要啊!」男孩开始听了还吓了一跳,但过后就回过神来,这是强姦游戏嘛,想通后一手抓住女人的大奶子,小腹贴着女人的屁股爬行着。 室内的淫乱角逐拉开了序幕,很快何局长身边的李团长也倒了下去,被年轻的男孩按在沙发上抬起大腿挺着大鸡巴狠狠的插弄着。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人没被按倒,那追逐她的少年又横冲过来。 她往右一闪,就轻鬆的躲了过去。果然不愧是警察局长,身手敏捷……如此认真的躲避?王强没扑中心中感到纳闷:「难道自己张得丑?不可能的,自己算这里最有型的了。还是鸡巴太大了她怕了?也不对,女人都喜欢大鸡巴。她是贞洁女人?」想到这里更是摇摇头。 想归想,可人还是要追的,于是王强又开始扑了过去。 何局长为什么这么卖力的躲闪,难道她要表现得更像被强姦么?还是她属于那种贞洁女性? 不,早在那伙赤裸的年轻人冲出来的时候,她的肉穴就已经兴奋得流出了淫液,多得一直从肉穴里流到圆润的大腿,再顺着光滑的肌肤流到小腿跟。 望着冲向自己的那条巨棒,何局长伸出粉舌舔了一下,正準备倒地待宰时才看清楚了对方的五官,那小伙子长得很帅,但在她眼里却跟看见鬼一样。那高举巨棒的男孩是她的儿子。 因为母子乱伦的忌讳,她自然刻意躲着他了。虽然她以前当过女特种兵,可如今退伍了十几年了,为了往上爬,荒淫的生活早将她的铮铮铁骨化成了一堆稀泥。开始几下还轻鬆应付过,可后来身体就有点跟不上了,圆润的大腿疲倦得直哆嗦着,小腿肚子直抽。而儿子王强正虎视耽耽的朝她逼了过来,面对这种情况她又不能说话,要是让王强知道娘是这样的女人以后一定会看不起自己。 呼,王强猛的一扑,何艳自然是一闪,躲过儿子袭击后,忽然右侧冲来一人将她压翻在地上。那人按住何艳双手后,分开女人的大腿将阴茎送了进去。 遭到男根插入后,何艳舒服的呻吟一声,心下也痛快了。终于躲过儿子的追击了,可高兴得太早了,那操着她的男人进入后,还没十秒就哆嗦着射了出来。 何艳心中立即骂道:「没用的家伙。」然后扭臀甩出那根没用的鸡巴。 在她身边一直窥视她的王强。趁机踢开早泻男人的同时王强也扑了上来,完全不管女人肉穴里还滴淌着浑浊的精液,不顾一切地挺着鸡巴顺着冒出的白色液体顶了进去。 痛快一击下插入肉穴时製造出的电流电得何艳「喔……」的呻吟起来,然后才看清楚那巨棒的主人——王强。「呜……」快乐的声音换成了悲鸣,她猛推着儿子结实的身躯,屁股猛摇着,想将罪孽的阴茎甩出来。 虽然心灵感到罪孽,可身体却轻易的背叛自己。子宫内冒出的阴精与先前男孩的精液化作一团后渗到阴道中,并且随着肉壁的蠕动浸泡着儿子的阴茎。 「喔,」受到女人的阴精洗刷,王强心中顿时一爽:「这贱货开始故意躲着自己,原本以为是什么贞洁烈女,随知道鸡巴才捅两下就浪成这样。」舒畅之下又猛地送了几下。 儿子的阴茎已在肉穴里了,自己还能怎样,摘下面具告诉他自己是他娘么?不可能的!想通之后何艳也放弃了抵抗,任由儿子的阴茎搅和着水潭般的肉穴子宫。 几下要命的重击,金丝猫面具上的红唇微微张开。委婉的呻吟伴随着清甜的气息漂散在大厅内。 「唧咕……」的抽水声,造就男人的征服快感,王强为了更刺激,双手托起女人的屁股将其抱到腰间,对这羞人的动作何艳自然是反抗,但在男人的力气下变成了无谓的抵抗了。 脚不着地,身子悬在空中的感觉令何艳害怕,双手就只好抱着儿子的肩膀,这下男人要做的姿势也就成功了,托起肥软的屁股一下一下的送着阴茎,插得那褐红的骚穴不停的滴落液体。 沙发上坐着的市长,两眼望着王强母亲的性交动作,男人是那么孔武有力,女人是那么淫蕩的晃动着屁股,那褐红的肉穴随着朝天插入的鸡巴,一闪一闪的翻出淫液。 到此市长的鸡巴硬了起来,他拉过站在身边的兔女郎,将其抱在大腿上,手指由丰满的臀部往上抠着女孩紧密的阴道,两眼怒视着大厅的荒淫场景,在淫乱气氛的渲染下,老鸟很快硬了起来。 市长手指撑开女孩的肉壁,下身往上一耸,鸡巴应着水声插入少女的体内。 「啊!插死我了!」随着少女的呼声,市长快活的抽动起来。 其他的被奸着的女人都在大喊大叫,摇臀甩着体内横冲的阴茎,每个女人的下身都流着一滩淫水,都被几个男孩轮流插着红肿的小穴。 对于别人舒爽的浪叫,何艳破天荒的隐忍着,只是用喉咙呻吟着。捧着屁股狂插的王强无比的强悍,弄了半天后都没有射的感觉。 佩服儿子的强悍,何艳第二次高潮也不得不来到。尖利的指甲陷入王强结实的肌肉里,双腿狠狠的夹着雄健的腰身,然后子宫里喷洒出一股股热浪。 第二次征服这女人后,王强痛快之极,望着娇喘吁吁的红唇,忍不住吻了过去,现在何艳想拒绝都不行了,发麻的身体连动一下都困难,何况那根巨物还在研磨着花心。 吸着女人的舌尖,捲着口里的津液,胯下的巨棒轻轻在湿透了的阴道里转动着。维持了这么久的这个姿势,王强也觉得累了,于是将女人放到地毯上,慢慢的吻着,慢慢的抽动着。 缓慢的动作加大了性器官的触感,何艳的肉穴被磨得再次骚痒起来,身体随着扭了起来,屁股用力的上挺,想那巨棒在体内动快点。可是识破她心思的儿子坏坏的笑着,那阴茎就是不肯配合她大干特干,只急得她屁股乱摇淫水四流。 存心戏弄她的王强继续研磨着花心,不过龟头轻磨的快感很快就冲到了小腹下,竟然有了要射的感觉。快感来得那么猛那么突然,无奈之下王强将何艳的大腿举过头顶,将她的屁股完全对着自己。褐红的阴唇正含着自己的阴茎,随着将它举起,原本紧密合拢的部位又腾出一寸空隙来。 将要来的高潮刺激着王强的腰眼,王强不再犹豫,以这个姿势抽出了阴茎,在冷空气的冻凝下,要来的快感顿时稍停一会。就趁这时猛的屁股下沉,巨物在眼前分开淫靡的肉唇没入女性的体内。 「啊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快停啊!」终于叫了,王强得意的将鸡巴抽出,再狠狠的插入,带着浪水的肉穴又被捅成个O形,再慢慢包着阴茎合拢。 「妈呀……停啊……好疼!……」又疼又涨又麻的感觉下,何艳放开喉咙大喊着。 王强听到女人的喊叫,鸡巴兴奋得更硬了几分,忘情的给予最后的冲刺,完全没注意这淫靡快慰的浪叫声,是那么熟悉亲切。几下猛入后女人的阴道完全绽开,淫靡的吐出粗大的阴茎,然后合拢裹着根底蠕动一会。 白色的混合物随着阴茎的软化一起退了出来。 「啊……」高潮过后,她才注意到儿子同时在体内射了精。不知所措的她拿手抠着红肿的阴道希望把精液弄出来,虽然不可能怀孕,但儿子的精液总是让她感觉到害怕。 市长随着其他男女相续累趴下,身体也达到了顶点,浑浊的精液射入了少女的体内,淫乱的序幕也就此拉下来了。 何艳家。 王强一进门,老王就不客气的拧住他的耳朵道:「臭小子你死哪去了,都快十一点了。」 王强对于老爸的暴力也只有歪着嘴巴求饶:「我在同学家补习。」 「鬼才相信!」手上的力道又加大几分,疼得王强龇牙咧嘴。 两人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大门开了何艳精神恍惚走了进来。张赶上丈夫扯着儿子的耳朵镜头,何艳怒视丈夫一眼,「干什么拉小强的耳朵。」 惧妻如虎的老王马上鬆手道:「这小子刚才回家的。」 「回来不就得了,我累了,去给我放水。」看见老婆的不耐烦,老王当然遵从不敢有违妻命。临走时狠狠瞪了一眼儿子,乖乖的到厨房去忙活去了。 为了感谢大救星,王强抱住身心疲倦的妈妈了一下,笑瞇瞇道:「世上只有妈妈好。」然后转身逃回房间。 跑得那么快干啥?何艳纳闷一会后忽然想起什么,连忙喊道:「哎!小强你还没洗澡呢。」等她想起时王强早将房门给关上了,对此摇摇头暗道:「哎!这孩子,一身这么髒、髒?」想到那个髒字又想起市长家淫乱的场景,王强从自己肉穴中抽出鸡巴时,她都看见不少污秽的髒东西缠在那猩红的龟头上。想到这里何艳的脸腾的红了。 【全文完】